当前位置:管理咨询>组织设计>A站沦为快手工具:员工大换血,运营数据下滑,A站变得面目全非

A站沦为快手工具:员工大换血,运营数据下滑,A站变得面目全非

发布时间:2020-09-02 发布者:中人网 来源:中人网 浏览:670 次
A站现在的负责人文旻上任后曾公布了三次数据,但每一次都是增长率,而不是具体的数值。如今,快手组织架构再微调,A站划归游戏团队管理。这意味着,收购之初的承诺:保持A站独立运营,已完全被打破。

「核心提示」

快手CEO宿华亲自出马,在今日头条和阿里的争抢中,成功迎娶A站,成就商业史上“萝莉与大叔”的一段佳话。两年过去,这段“婚姻”似乎并不幸福,A站的原始团队出走,运营数据下滑,在快手的存在感越来越差,逐渐沦为快手变现的工具。

作者|黄小芳

编辑|张洋

两年前,A站濒临倒闭,AC娘在微博喊出“我想再活500年”,三万七千多人在下面留言缅怀和A站有关的日子。

最终,快手打败了阿里、今日头条等一众绯闻男友,成为英雄救美的白衣骑士。不过,快手在众网友眼里却并不是什么骑士,而是秃头油腻的大叔,以至于消息公布那天,全网疯传中年猥琐大叔和美萝莉一起喝奶茶的照片。

进入快手的两年是A站隐身的两年,很少人知道被收购后,它活的怎么样。A站现在的负责人文旻上任后曾公布了三次数据,但每一次都是增长率,而不是具体的数值。如今,快手组织架构再微调,A站划归游戏团队管理。这意味着,收购之初的承诺:保持A站独立运营,已完全被打破。

知情人士告诉豹变,A站的DAU已经不到30万,不及收购时的六分之一。而隔壁B站的DAU已突破5000万。

快手入主后,A站反而更落寞。

1、员工“大换血”

提起A站,已经离职的张森(化名)依然意难平。

他在A站工作5年多,“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养了一个孩子,然后被别人弄得面目全非。”最开始听说A站要被快手收购时,他和围观的网友一样很开心,心想终于能安定下来,做些事情了。

快手入主之前,A站一直动荡不安。自2007年成立起,9年经历了4次大股东变更,也曾在一年间换了3次CEO。管理层的动荡造成公司业务发展受挫,资金链也出现问题。

当作为A站备份的“小破站”B站在美股上市,斗鱼也成为游戏直播的头部玩家时,A站却走到了倒闭边缘,欠薪、频繁宕机、巨额亏损。

“我们当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把网站关了。”快手的进来给张森们以希望。他也很快感受到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的凄凉。他告诉豹变,“很多部门的离职率高达90%,并且很多人是被迫离职。”

根据A站公布的年度报告显示,其五险缴纳人数为135人,少于收购之初的200多人。

从外部来看,收购后,快手确实迅速进了领导层的更换。据天眼查显示,2018年8月,A站原CEO刘炎焱退出,快手联合创始人银鑫进入A站董事会,接替刘炎焱成为A站的法人代表。

第二年5月,银鑫卸任法定代表人、董事、经理,由快手公司法务部副总裁贾弘毅接任。随后不久,刘炎焱正式离职,快手任命文旻为A站新的负责人,公司的管理层才稳定下来。

文旻到A站之前,是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副总经理,他领导的管理层和A站原生团队,在内容定位上存在很大的分歧。

张森回忆,文旻进来后,他们所做的工作经常被否定。“用流行的话说,我们遭遇了职场PUA,你所有做的东西都是被否定的状态。他会一直的就是打击你的信心。说你真的很不适合做这块,你的专业能力很差,你要不就改行做别的算了。”在这个过程中,大量有经验的人被换掉。

另一方面,文旻以往的履历无论是漫画还是博客的经历,都和视频网站无关,这也让原生团队对他的能力质疑。

针对人事变动的问题,豹变向A站求证,但尚未得到回复。

旧人出新人进,在动荡之中,A站并未如预期那样获得平稳的发展。2019年1月,A站还因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,而遭到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的处罚,罚款1.5万元。

快手收购的第一年,A站没有翻出什么水花,反而陷入全网沉寂的尴尬境地。

2、快手承诺未兑现

快手收购A站时,承诺保证其品牌、团队的独立运营,并且给予资金、技术、资源上的支持。

文旻对媒体表示,第一年,团队一直在加班解决技术上的历史遗留的问题。他上任以后,A站和快手的联动才有了一些起色。

如今,用快手账号可直接登录A站,二次元分区也成为快手的一个专栏,二者还一起出现在2019年的ChinaJoy展会上。也是在那次展会上,快手宣布其平台上核心二次元活跃用户超4000万人,文旻提出了超级UP主扶持计划,未来一年将拿出5.7亿元资源奖励、扶持优秀UP主。

不过,这5.7亿并不是现金,而是资源+现金+商业收益的形式,包括视频网站上面的推荐位等价置换,而A站首页Banner的推荐位价格一天约在70万到200万之间。

实际上A站并未公布完整的补贴计划,跟补贴直接相关的活动是“熋榜”打榜活动,粉丝数大于等于1万的up主才能参赛。这项活动在2019年举办了两次,最高者可以获得20000元。

知情人士透露,A站合计现金补贴不到100万元,这样的资金扶持力度,远远低于人们对快手投入的预期。对比阿里收购饿了么后的补贴力度,后者曾每月投入2个亿资金,这点补贴真是不值一提。

2018年ChinaJoy A站站台/视觉中国

2020年的ChinaJoy展会上,文旻继续在扶植up主上发力,称将与A站正式发布签约UP主直播实行“二八”分账。对此,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表示,平台给的分成越高说明平台效果越不好,它需要提高分成来吸引用户。相反,“当年微信做游戏时,平台抽成是很高的,开发者还是抢着来做,因为平台效果好。”

总之,最关键的不是怎么分账,而是蛋糕有多少,用户基数才是决定打赏份额的天花板。

据七麦数据显示,截至8月24日,A站在iOS总榜中排名834名,娱乐榜排名54,苹果手机端近30日日均下载量为4715,B站的该项下载量则为76916,是A站的16倍。

一位同时在A站、B站投稿的up主告诉豹变,在不考虑一些别的因素下,同一个热度的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肯定高于A站。另一位up主也表示,由于A站基数小,分成不多。被问及如何看待A站的5.7亿补贴计划时,该up主表示,那只是为了招标做的宣传,不必在意。“如果做到底就是三五千粉丝,不破万的播放量,平台给的分成也就够买个糖吃。”

在分成规则上,用户基数大的B站也比A站强势,前者要求up主全网首发,后者只要不晚于其他平台1小时就行。

文旻曾对外公布了A站的增长率,包括UP主同比增长90%,稿件同比增长79%,粉丝数同比增长172%等。但不涉及具体的数值。

知情人士告诉豹变,A站的DAU已经不到30万,不及收购时的六分之一。截止到发稿日,A站方面对此未作回应。

3、赚钱是当务之急

收购后的A站每况愈下,快手也慢慢失去耐心。

当初收购A站时,宿华亲自去谈判,企图借助A站的力量在长视频领域发力。那时,抖音跟快手激战正酣,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已经在长视频领域有所成就,B站也逐渐出圈,快手必须筑起自己在视频领域的护城河。

“在长大的过程中,我们的肌肉开始变得无力,反应变慢,我们与用户的连接感知在变弱。”是的,我们对现状很不满意,松散的组织、佛系的态度,‘慢公司’正在成为我们的标签。这让我们寝食难安。”

快手成立8周年之际,快手联合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发了一封内部信,表达对快手现状的不满。在那时,快手开启商业化的道路,大力发展直播电商,孵化出“散打哥家族”“辛巴家族”等日带货能力破亿的达人。

快手CEO宿华/视觉中国

据36氪报道,快手的直播电商业务在2020年的GMV目标为2500亿,这个数字相当于淘宝直播2019年的业绩。

全员奋进时,没有人能够偷懒。就如宿华在内部信里所说的那样,一家伟大的公司拒绝平庸。收购A站两年,后者的商业化道路一直不明晰,这显然是需要被改变的。

2019年年中,文旻就表示快手的“输血跟补贴都是一时的,A站预计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尝试变现计划。”

8月18日,快手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,A站被划归到游戏团队管理。文旻需要向游戏团队唐宇煜汇报。后者正是宿华的妻子,唐宇煜在游戏领域沉浸多年,曾任开心网游戏部产品总监,也是游戏平台易玩的创始人兼CEO,并主导孵化了快手小游戏快手电丸。

将A站划分游戏板块,这多少有点像隔壁学习的意思,在B站的营收里,游戏业务的占比一度高达83.4%,直到2019年第4季度才降到50%以下,快手的这次调整,不难看出其推动A站快速商业化的意愿。

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,这次调整意味着A站的定位变得明晰,不再之前什么都想要的状态。另一位业内人士也透露,二次元用户的粘性会比其他用户的粘性高,并对网站的周边产品有着较高的购买力,二次元文化变现的最有效的方法,就是一些二次元IP的游戏产品。

无论怎样,快手对A站的态度已经发生转变,从补贴扶持转向索取,期望A站能够像B站那样,为股东创造利润,而不是“用爱发电”。

4、对标B站会有明天吗?

这是一个讨好年轻人的时代,最赚钱和最火的都是青少年文化。

无论是A站还是B站,它们都有着令人羡慕的年轻用户数据,这意味它们在未来有更多的消费潜力。

不过,低龄化的用户既是二次元社区的筹码,也是二次元社区的天花板。一方面学生付费能力有限,另一方随着时间的推移,长大后的Z世代也很有可能兴趣转移,这也是B站着急破圈,走泛娱乐道路的重要原因。

针对B站的破圈做泛娱乐,文旻给A站的定位是聚焦硬核二次元,并在以往的表述中反复强调“年轻、硬核、宅”等词语。“动画、舞蹈、音乐、游戏,这些有非常强二次元属性的内容,我们希望将它凸显出来。这是我们需要做的,也是回应A站发展的初心。”

但B站的破圈真的会给A站更多的发展机会吗?

B站2020Q1财报显示,破圈的它用户画像并没有大的变化,新增用户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。其中,18-35岁用户占78%。

退一步讲,即使 A 站真的网罗了一批硬核二次元用户,依然难逃变现难问题。

二次元用户一向社区环境有着极高的要求,B站的广告业务一度艰难。2016年,B站的几番剧都加上了可以跳过的贴片广告,但B站创始人徐逸曾在微博承诺“永不加视频贴片广告”。这被用户视作出尔反尔。直到陈睿出面道歉贴片广告风波才算结束。

这是年轻二次元用户和商业矛盾的一个缩影,也是 A 站未来需要考虑的问题,硬核的二次元用户真的会为A 站的未来买单吗?

从这次架构调整来看,快手的管理者对硬核二次元用户并没有多大的信心。最初,A 站更年轻的用户以及在长视频领域的优势,一向被认为是快手收购A 站的主要原因。如今,快手显然更需要A 站的游戏基因。

早在2016年,A站的净亏损已达1.46亿元,迫于营业的压力,A 站在2017年2月,悄悄地上架了游戏中心,由中文游戏代理发行的二次元连珠RPG手游《诺文尼亚》则成为了A站首款参与运营的手游。

和B站靠游戏发家不同,A 站商业化最初走的是广告业务,最早可追溯到2016年和高洁丝的合作。等到2017年,有媒体问当时A站的CEO刘炎焱是否会走游戏路线时,他表示游戏不会是A站变现的主要业务。“制作游戏没有想清楚,但是做游戏分发逻辑是很通顺的,我们的用户偏男性,同时二次元跟游戏很多时候都有连接。”

游戏中心上线后,A站联运了包括《阴阳师》、《斗罗大陆》等在内的很多游戏。不同于B站资源全配合,A站各项资源调配也未实现协调统一,A站的游戏业务并不是“渠道+发行”模式,而是单纯作为渠道为游戏厂商导量变现,仅在首页给了一个游戏的入口,缺乏从上到下的运营支持。

据张森回忆,被收购前,A站已经半年发不出工资,这也间接表明,游戏联运并未成

为A站的现金牛。

快手办公楼/视觉中国

快手接手后,2020年4月初,由龙拳风暴研发的《命运神界》是快手和A站联合发行的首款游戏。上线当天,该游戏冲到iOS 免费榜游戏免费榜第一名,并取得了首日流水破1000万的好成绩,但该游戏只上线20天后就被强制下架。内容尺度过大和被举报套版号都曾被猜测为下架的原因。

能肯定的是,快手和A站的首次游戏联动就此折戟。也表明二者在这游戏联运方面缺乏经验。

快手通过A站游戏进行变现的道路,还需要相互磨合,以及有更长的路路需要走。

5、结语

互联网的发展史上,并购并不新鲜,能够有美团和大众点评那样互利共赢的并购却不多见。

被收购者往往以一个不完美的结局收场,逐渐失去自己的名字,彻底沦为收购者的附庸,而丧失自己独立发展的机会。优酷收购土豆是如此,携程收购去哪儿也是如此,如今A站照样逃不过这样宿命。

收购者需要在被收购者独立发展和集团统一管理之间做权衡,可惜大多数管理者都难以一碗水端平,造成商业上的悲剧。

本意是强强联合的并购,却造成两败俱伤的结局。
版权所有:内蒙古三丰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 技术服务: 易讯网络公司